处女座AB型
有只爱笑的猫
身在匹兹堡 心在魔都 的美帝留学生
爱甜食 爱巧克力口味 爱bubble tea
文艺又世俗
坐得住但水平低的程序媛
 
 

搬家通告

今天正式从豆瓣搬迁到网易旗下的Lofter来。Lofter在我看来很像国外的汤不热。我半月前在汤不热养了两只小博。当时就很希望有个国内版的能被我用来当博客。今天在朋友的推荐下认识了这里很满意,决定寄居于此。

下面来盘点一下所有曾经盛放过我的故事的地方。


新浪博客

2006年10月,那年16岁,我在新浪开通了人生里第一个博客。当时我高一,有一次大考的作文被当了模板,我还记得题目叫《我的秘密花园》,我写的是我的老家长泾镇。后来就顺着这阵东风,开了博客。记录的大多是校园琐事。那时候写的东西文笔都非常学生气,读上去生涩幼稚,是一种内容上没有那么规矩的作文。高一下半学期在网络上知道一个叫dodolook的小姑娘,做了一系列很有趣的后期图和GIF小动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些脑洞大开的创意。当时很受启发,每天自己回来都拍片子做图片。乐此不疲了一段时间。当时还有意想用画画的方式记录生活,尝试了几天后放弃了。

2007年5月,当时第一次接触郭敬明办的杂志《最小说》,我可能也算比较早期的读者了,大概开办不到一年就开始读。学校对面的书店,每次都把这本杂志放在最醒目的位置。那青春洋溢的初夏,真的很幸运遇到了郭敬明和落落这样的作家。我的小心思开始变得细腻起来,文字也跟着细腻起来。同样是幼稚,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比书生气的文笔来得要柔软得多。当时写了一篇叫《大跃进》的博客,像是一个转变。从那之后文字我自己是觉得变得清新起来,没有那么浓厚的“作文”感了。

2007年8月。高一的暑假结束。最后两篇文章,都是暑假作业之作。当时拜读了韩寒的博客,一篇一篇翻下去无法停止,像吸毒一样不停地吸收他犀利的观点。最后两篇文章就在这种强硬的语气里浸染了。当时有个朋友说,文风转变了嘛。离开新浪的原因是它的模板真的很丑。每次都要给文字重新安排颜色、大小,而整个框架都过于死板和没有生气。小女生心思在那时节肆意滋长,怎么可能愿意继续用这么一个老古董?所以一年后我离开了。

百度空间

2006年12月。当时人人网开心网还没有兴起,大家最常去的地方是百度贴吧。以控江中学吧为基地,很多同学都在那里讨论各种八卦交流各种话题。因此很容易就会开一个百度空间。那年底我也零散地在上面写一点乱七八糟的心情,因为那时新浪已经少有人去了,大家都陆陆续续把阵地搬到这里来。当年的博客就和后来的微博、现在的朋友圈一样,是需要读者的。后来我自己放下了“要有读者”这个心,也就不大在意要在人多的地方写东西了,反而是人越少越好。百度空间算是我的第二个博客。但其实它是一个辅助性的。从一开始它的定位就是发泄心情。这些心情大多都是青春年少时的强说愁,含含蓄蓄的,有些隐晦得我现在都已读不懂。新浪和百度并行时,我一般也很少在两处同时发相同的博文。这里的文风比新浪更随意,记录的东西也更随意。

2008年7月。高二暑假结束。我没有说话,但是悄悄离开了百度空间。当时它已经开发了更多清新好看的模板,但我也不愿多去尝试了。离开的原因应该是那里人太多了,不清净。现在,域名都已经被百度回收了。当时用的还是英文名Phoebe。现在英文名换过一个又一个,还是没有找到最钟爱的那个。

博客大巴

2007年8月。我因为模板漂亮的关系,申请了一个blogbus账号。博客大巴是我坚持最久的一个博客。有五年半那么久。离开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1月,当时已是大四了。而且真的很神奇,我从来没有换过模板。当年一锤定音选了一个蓝天白云有叶子的模板,就一直沿用到离开。旁边题了一首卞之琳的断章,也一直未改。那五年里世事变了那么多,我也变了那么多,可真稀奇有这么一块地方,看起来就像没有变一样。

2013年1月。这天我正式发了公告,离开了大巴。离开的原因是大巴的服务器越来越不稳定。常常出现奔溃、无法修改、无法显示等问题。多了,真的心烦了。用大巴还有一个非常可惜的地方。因为它的相册只有20mb的大小,为了更新新的照片,我常常会把老博客中的图片删除。当时并没在意,可现在回头备份文章的时候看到那些老博客里图片的留白和叉,真的觉得很可惜。大巴发展得迅猛,可是服务却没有跟上。但我在那里仍然坚持了五年多,对我来说,它仍是充满回忆的一个地方。

人人日志

2008年7月,时值即将高三。当时高一届的学长学姐,基本都已从贴吧转战校内网,当时社交网站那么新奇,每个人都好奇地偷看。当时校内网开放了对高中生的注册,所有赶时髦的同学们自然都要上去报个到。真正开始使用是高考结束的暑假。作为社交网站,它主要是用来分享新鲜事物、发布个人状态、po点照片等等。当然,摆脱不了“读者吸引定律”,上面因为人多,所以总还是吸引了我要写点东西在那里,因此人人日志里也留下了好多笔墨。一开始暑假生活简单无比,天天吃喝玩乐,我在上面写的无非是回复朋友的点名帖,写电影的观后感,和跟着爸爸学做菜的菜谱。

2012年10月,是我post最后一篇日志在上面的日子。现在我已经把所有文章都设成了“仅自己可见”的权限了。不想在我废弃后,那里还成为所有人可以闲逛的荒地。最后一篇日志是我班那年的奖学金公示。那年我拿了国家奖和一等奖。这标志了两点:第一点,当时是我大学最辉煌的时间,要出国了,有保研机会,拿了数一数二的奖学金了,后来还找到实习了,跟对了导师写毕业论文还跟了个企业项目,后来论文也拿奖了,最后还是优秀毕业生。我的那年大四,过得绚烂得好似一场梦。第二点是,这个人人网,已经渐渐衰落了。不再是个人情怀释放之地,而成了一个通知、较为官方的信息发布和交流的地方了。

豆瓣日记

2011年12月。我写了第一篇日记,开头就抱怨了博客大巴的抽风问题,并说要搬到这里。后来还陆陆续续给了大巴一些机会,知道13年1月正式放弃。我选择的接盘侠就是零星写过几篇东西的豆瓣日记。早在07年我高一的时候,就注册了豆瓣账号。闲置很久后,在大学某天开始用它规划、整理、评价看过和想看的影视剧。由于我音乐听得少、书也读得少,音乐和图书这两块内容,我始终也丰富不起来。此外我在豆瓣上还渐渐收藏了一些好看的相册,主要是一些手工、绘画、设计等主题的。之后也陆陆续续开始关注一些人、分享一些事物等等。由于头像设定为我的一直玩具狗,似乎从来也没有遇到过约炮这类私信。留学以来,我以“仅朋友可见”的保护隐私方式,记录了我200多天的生活。每日一篇,有些鸿篇巨制,有些只有一些饭菜照片和猫的日常。豆瓣其实挺好的,风格简洁。

2014年10月。也就是今天,我搬家到这里。不是因为豆瓣不好,而是我发现这里真的不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风格清丽大方、操作简单舒适的真正的博客了。我最近养了两个比较官方的博客,是为了对洋人展示自己用的,都在汤不热(Tumblr)上。这是个轻量级博客,操作也相当舒适,风格也很清爽。但因为汤不热在国内很不稳定,常被墙,也不支持中文,所以无法在上面建立自己的中文心情小站。今天在学妹的推介下,认识了Lofter,从此决定喜结良缘,在这里建立新的根据地。

其它辅助博客

以上是我主线上的五个写作之地。从2006年10月,到现在2014年10月,换了五个地方,但保持着这一个习惯。觉得日子不记录就会溜走,觉得心情不写下就会遗忘。写字的风格自那次后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变了。虽然已经离开了看《最小说》的年岁了,也不会再去学韩寒那么冷冽的文风了,但他们对我的影响一直都在。

除了以上五处,还有几个,遗失在了茫茫网络上。还有几个微博,被我盛放零碎的心情、感触、和灵感。

无名——曾经有个叫“无名小站”的博客,在2007年的暑假,因为模板好看被我用来写了一些散乱的心情。没过多久,它被墙了,在大陆再也打不开了。

宠儿——大一时用一个叫“宠儿”的博客来记录我和Matt之间的点滴,它也是个台湾的博客。后来开始进入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弃用相当长一段时间后,大四时想去备份上面的内容,发现打不开了,好像这个网站经营不下去已经死去了。很可惜上面记录的和Matt早期的爱情故事,现在丢失了。

网易博客——只有5篇内容。那时候想尝试用画图的方式记录一些生活趣事。但比起文字来,用图实在太累了。最后很快就放弃了。

Qzone——也叫做QQ空间哦。也算用了挺久的地方。但内容大多是一些无病呻吟的心情。Qzone上的我所呈现出的感觉,真的像现在90后非主流那般了。时间跨度差不多是2006年12月到2007年8月。

饭否——饭否是我的长期微博好伙伴。2008年3月第一次开始使用。当时是高二住校。那时已经有写博客的习惯。但是因为住校没有电脑,很多灵感和想法一闪而过,到了周末回家后面对屏幕根本写不出什么来。那稍逝即纵的感觉你懂?后来无意中看到年级里一小撮文艺女青年用了这个叫饭否的东西。回家研究后发现,可以通过手机发短信给某个号码,就能发布微博客(或者可能叫个人状态吧,当时还没有新浪微博这个东西呢),对住校的我来说是福音。于是那年初春,我开始用饭否。2009年7月,高考结束。饭否陪我度过了整个高三,拾起了其中无数的小心情。见证了我和Matt的开始。但是,那年夏天,有一天它突然悄无声息地死去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屏蔽、被封杀了。豆瓣上一直都有一个小组,大家都在等饭否醒来,都在等它重新开饭。2010年11月,重新开饭。2013年10月,我在原账号发了最后一条消息,凑满了1600条。之后我把主阵地换到了另一个小号上,并一直记录到今。饭否因为它的小众,我一直当做一个发泄私密心情的地方。切换账号的原因是原账号里的那些朋友,我不太喜欢了。我不想在他们面前暴露太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起,写博客,无论大的还是微型的,都不再想去追求读者了,反而越来越把它当成日记,想写最深处的东西,不管有没有人看到、过了多久看到,但不想把自己曝光在身边所有人的眼前了。当然总有想曝光的时候啊,那就朋友圈咯。

微博——饭否休克的那一年里,微博就崛起了。所以我对微博一开始真的是带着恨意的。一开始真的很抵抗,坚持不用。但是抗不过它的流行、上面朋友变得越来越多,意味着读者和互动就越来越多。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开始在上面分享了。不太写自己的东西,大多都是转帖转来转去。2010年1月,发了第一条状态在上面,说的是“不知道这里怎么样。我觉得饭否比较好……我觉得这里完全是模仿饭否,内心很生气,不知道怎么说……”。接着就是我的抵抗,我的坚持不用。第二条是2010年6月,说的就是我的屈服:“这也没办法…实在有太多碎碎念要说…”从此开始我在上面碎碎念的各种琐事。弃用大概是2013年10月左右,留学后的我渐渐开始和国内脱节。微博和人人这两大阵营都开始自然而然地不乐意多刷了。其中的原因我觉得和朋友圈也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是上面还是留下了2600多条我的痕迹,原创内容很少,大多是从别人那里转来的内容、和从其它社交平台上自动转来的图片和状态。

Path——其实我很喜欢它。2012年4月,加入Path是因为Matt在远方,他推介了这个软件给我,最一开始只有我们俩互动。我能分享睡觉起床时间给他,他就在下面点个笑脸、或哭脸、或惊讶、或大笑。界面清爽、互动简单,因为感受太好,很快就介绍室友昭昭加入。后来能加到的朋友越来越多。它有个好处,可以关联facebook。当时我的很多发在fb上的状态,都是通过path实现的。我让Matt远程登陆我的账号关联一下,我再在手机上登陆就能直接关联fb。因此被墙的我,也能在fb上发图片和文字了。2013年6月。我用了这个软件一年。记录了有670个状态。但是有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app上分享记录的所有东西,都无法备份成一种稳固的格式。你不能把照片和文字导出来把他备份到你的文档里。知道后无限悲伤。我强迫自己不要再继续使用它了。要找一种日后可以导出成其它状态和格式的媒介来记录。这种强调备份的概念,是曾经的邻居——百科大叔灌输给我的。

Instagram——这是建立在首先分享图片、其次分享文字的社交网站。它比Path好,在它的网站上可以显示你所有的发布,也有不少工具可以导出它所有的发布。2011年6月,在Matt出国前夕、我初得iPhone时,开始用这个App,断断续续发一些没有连贯性的家里的景物后就弃用了。2013年10月来美,某天无所事事重新下载了这个App,登陆了原来的账号,重新开始发照片。总的来说把它当修照片的工具。

朋友圈——风水轮流转。从BBS,到百度贴吧,到校内网,到微博,哪个没有经历过身边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追捧呢。挨个没落并被后起之秀替代,校内网替代了百度贴吧,微博灭了校内的威风,现在,朋友圈把微博的气焰都浇灭了。我也算是看穿了吧,这种社交网站难持久,而且所能收纳的篇幅也越来越短。一开始我就不喜欢朋友圈,发的第一个状态仍然是抱怨:朋友圈这是抄袭Path吧?!当时我堂妹告诉我微信有了这个功能后我的反应是这样的。但终究敌不过滚滚人潮的涌来。我也会在上面发布东西。也乐意每天都刷一遍好友的新鲜事。仅限于此。这只是一个短暂的表演舞台,而不应该成为我真情流露的地方。

追求“有更多的读者”,让我从新浪,来到百度,再来到人人。最终我把写博客这件事放到人越来越少的地方去。我只想和亲近的人分享我脑内的小剧场。

21 Oct 2014
 
评论(10)
© 木寻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