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AB型
有只爱笑的猫
身在匹兹堡 心在魔都 的美帝留学生
爱甜食 爱巧克力口味 爱bubble tea
文艺又世俗
坐得住但水平低的程序媛
 
 

颠倒的小诗两则

前两天看到一则小诗,很喜欢,而且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另一则小诗,有异曲同工之妙。下面想分享一下。

顺带一提,其实我一向不太喜欢现代诗歌,一方面受了韩寒的影响,他觉得现代诗很多很多都是三流的散文瞎断句搞出来的,受此影响我对现代诗歌也真是很不感冒;另一方面,是真的曾经看过赵丽华的一些诗……被恶心到。最为突出者就是那个“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做馅饼”……当时可能是大部分情绪都是震惊吧。

不美的东西不分享,分享美的东西。首先是前两天看到的那一则《你还在我身旁》,是香港中文大学《独立时代》杂志社微情书大赛一等奖作品: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第一遍读,是觉得这首诗读起来顺口,画面感强烈。第一段的三个场景是大自然的时光倒流;第二段的三个场景是校园的时光倒流;第三段,让我们想起了小时候。最后一句,小刀一样,把装着淡淡哀伤的袋子戳破了,倾泻而出,洒在了整篇诗作上。让你忍不住再去读一遍。第一遍看到的是画面,第二遍仿佛被染了一层雾蒙蒙的颜色,情绪都不大一样了。什么都不用说,就能感受到,这封“情书”是写给妈妈的呀。也许作者是个游子、也或许他的妈妈已离开他多年。无论是哪种,我都推断他已与妈妈分别了很久。最厉害的是,坐着把他那情绪渲染得如此浓烈却“润微细无声”,使之力透纸背、游移在外、感染读者。

同时,这篇文章之所以让我想起了另一篇在武汉大学三行情书比赛中获得头筹的那首小诗,是因为他们都运用了一种奇妙的手法,先来看那首情诗,有一段时间在网络上相当红:


螃蟹在剥我的壳,笔记本在写我。

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

而你在想我。


头两句看起来特别无稽,写得什么玩意儿,怎么感觉怪怪的?看了最后一句,效果就和上一篇一样,好像什么袋子被戳破了,奇异的雾气飘满了整个房间。原来上面的“怪怪的感觉”都来自于作者倒着写了这些事物的关系。我在剥螃蟹的壳,我在笔记本上写,漫天的雪花和红枫落在了我的肩头。那么,这个正常的世界里,是我在想你。而唯有世界颠倒,你才会想我吧。这就是这三行字的魔力,把对一个人的暗恋情愫表达得那么婉转、隐晦、和美丽,夹裹在淡淡的忧伤里。


所以两首诗有两个共同点:

(1)都运用了一种“颠倒”的手法。第一首是时间上的颠倒,也就是“时光倒流”,由于电影中有时会运用这样的手法,让我们有很强烈的画面感,烘托了气氛。第二首是逻辑上的颠倒,也就是构造了一个不可能的世界,让人印象深刻,倒过来看的话,画面也很美。

(2)都让最后一句成为了一把钥匙一把小刀。最后一句的作用,不仅是点出了诗篇的主题内容,也成为渲染情绪的一个关键。让你忍不住一读再读、使你甘愿把自己放到被哀伤包围的雾气里再去看之前的画面。

03 Nov 2014
 
评论(3)
 
热度(4)
© 木寻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