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AB型
有只爱笑的猫
身在匹兹堡 心在魔都 的美帝留学生
爱甜食 爱巧克力口味 爱bubble tea
文艺又世俗
坐得住但水平低的程序媛
 
 

电影院8小时

周五晚上,经历了好几个第一次。


“闹市区的大电影首映热门场”

来美国后大部分时间都在中西部的大农村里,虽然在一些mall里会有电影院,但大多人不多的,每一场电影坐在你身边的人能有10个就不错了,包场也是偶尔会出现的。而且大多时候我们都会看已经上映一段时间了的电影。不去凑那个热闹。周五晚上,11月7号,Interstellar首映。导演是Nolan,拍蝙蝠侠系列和盗梦空间的那个人。在此之前Matt已经做足了功课,每部预告片都翻来翻去看了十来遍,可谓对该部电影有很高的期待,他说2010年之后,只有导演诺兰的电影,能上IMDB榜Top25。其中就是蝙蝠侠和盗梦。在期待了那么久之后,他用他公司的折扣买了两张时代广场AMC影院的电影票优惠券,我们周四晚上去电影院换好了周五晚7点的IMAX电影票两张。其实这还是我第一次看IMAX啦。我对3D啊IMAX这种不是特别感冒,我评价电影的第一要素还是故事和情节设计,特技和效果什么的排后面了。


(长长的队伍)

第二天周五,Matt早早地五点下班,我们去西安名吃各点了一个肉夹馍和一碗羊肉汤,本来还打算逛街逛到7点的,后来觉得外面实在冷,早点进去吧,晚6点左右我们就到达电影院了。检票后我们就发现了长长的队伍,拐过一个弯,队伍仍在那里,再拐过一个弯,队伍还在……我们站在队伍里的时候仍然是源源不断的人在排我们后面。很多年轻人组团来看,看起来是早早就来排队了,在地上打好地铺,开始打牌玩游戏,边上摆着炸鸡啊饮料啊爆米花。

大概在7点半的时候队伍开始挪动进场,好位子自然是没得挑了,只能尽可能找一些不坏的位子。我们坐得有点靠后,IMAX大屏幕的优势完全体现不出来了。一开始的时候前三排都没有人坐,后来有一个光头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他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人,使他非常特别。

电影开场后有一阵我觉得昏昏欲睡……因为听不懂啊,偶然有笑点Matt还会和人群一起笑,我是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本来我英语就不大好了,听力也更差,还要听这种天文知识的主题,简直如坐针毡,后来打开我买的小蛋糕吃了几块,倒是不困了。我觉得男主角女儿不大好看,然后他爹就这么被拉去当壮丁了也很奇怪——当时的背景是地球坏境恶化,庄稼死去,大量搞机械的人都被退回去当农夫了。而男主心不死,还是好希望去开飞机。有一天他通过家里的灰尘得到一个地址,来到了NASA总部,NASA说我们需要一个人开飞船,你来开好不好,我们好缺人啊!于是爸爸二话不说回家拜别家乡父老,好像第二天就直接开船走了……——既然NASA你们这么缺人,可以从农夫里早点挑几个出来培养来开飞船吗?有很多下岗职工都不甘心每天务农耶,你们造吗?

当然啦,其实我吐槽的这个点不是影片的重点啦。后面有几个场面让我蛮震撼的:男主他们去了一个星球探险,回来时已过去23年,留在基地的黑人航天员已经老了,他们却没事。地球上的子女都已经和他差不多年纪了,他却容颜依旧。到了影片末,他女儿已经是有无数子孙簇拥的白发苍苍老奶奶了,而男主依然是个精壮的汉子。医生说乃已经125岁了……

还有个槽点是他女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都和你一样岁数了你怎么还没回来。想想当女科学家真是要付出好多的好吗,你爹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儿子10+岁女儿10-岁了,而你还是孑然一身啦。后来他哥哥是结婚生子了,儿子也有个10来岁了,面对的仍然是这位孑然一身的科学家姑姑。真不知道最后她的子孙满堂是不是她40岁以后高龄产下来的,还是她哥哥的孩子们。总之搞科学研究要付出很多、拯救人类也要付出很多的!美国人就喜欢一边说“趁年轻多干点事!搞研究!救人类!男英雄!女英雄!”然后同时还能“家庭幸福美满!子孙满堂!长命百岁!”于是就有了我说的上面那个矛盾……也真不知道孩子都是什么时候生的。

以上这个也不是影片的重点!影片要讲的故事很宏大的。是关于人类的未来、浩瀚的宇宙、5维的空间、神秘的黑洞!我也挺喜欢看科幻片的,但是有一些个人的喜好和偏见:比如不相信时间旅行的。要么影片里就做个架空的设定,为什么可以回到过去,以及如何解决“不会改变历史”这件事,目前没有特别喜欢的设定,因为大多数故事都是药改变历史的,不然还拍啥?回到过去看电影吗?所以至今时间旅行这件事我都没有找到特别中意的。像这部电影里,男主掉到黑洞中间,来到了自家书橱后面的某种五维空间,通过推书和拨手表指针传递莫斯码的这种设定,我也不想讲太多,反正不是我的菜。Matt虽然非常喜欢该电影,但是具体到这种细节上的讨论时,他也不得不说“肯定会有很多小问题的啦,但是总体很有想象力啊!”你看男主在书橱里呆了很短的时间(就靠他在宇航服里的那点氧气活着,等到他被救出来的时候可能都过去五六十年了),可见他与地球上的时间是不同步的,那为什么他推书就立马有反应、他拨一拨,指针就动一动,不应该也有个时间比例的问题吗?而且他推书的时候是女儿小时候,后来就直接是女儿三四十岁的时候再给拨手表的暗示了。如果他中间就拨,女儿还get不到他的暗示,如果他晚一点拨,女儿就离开那屋子再也不回来了。哪有这么刚巧的事情啦!而且为什么黑洞中间是他家的书橱、而不是我家的啦!如果是女儿小时候得到书架的暗示,从而长大了专门去建造的五维空间,那么这个前因后果到底是谁先谁后呢(所以我就是不喜欢时空旅行,因果都不正常了),如果女儿小时候的道德暗示是从厨房传来的,那将来她建造的五维空间就是锅碗瓢盆了呀!反正就是,凭什么啊!还有一个槽点事网上看来的,就是爸爸来到那个空间后哭着看到了小时候的女儿,想如果当时不离开她就好了,于是给女儿留下了“STAY”的信号,想让女儿留住自己不要去开飞船。但是精神分裂地他,在留给女儿STAY的暗号之后,又通过沙子给自己留下了NASA的地址……。说到底,如果自己没有留地址给过去的自己,他也就不回去NASA总部,也不会被拉壮丁去开飞船了。那么,他到底是想走呢?还是不想走呢?


“大家快走啊!”

以上关于这部电影的事情,其实都不是重点!哈哈哈,说到这里,我都被自己强大的偏题技术迷倒了。看到电影有一处,他们要进入黑洞了,机器人喊着“3、2、1!”然后又喊“3、2、1!”然后又喊“3、2、1!”……女主角每次都憋口气,然后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发生),然后机器人又喊了,女主角又头靠座椅憋口气,再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了什么(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因为对对白的极度不理解,所以对人物动作啊眼神什么的看得就格外关注,什么时候挑了一下眉毛翻了一下白眼我都在努力猜测他们要表达什么。所以刚才那一段就是“我在极力猜测故事情节,却完全不明白导演为什么要这么拍”的一个过程……

说时迟那时快!放映厅的灯亮了!我的第一反应是,电影要结束了,也许在喊了第四次“3、2、1”之后,他们就消失在黑洞里,一切都没了,影片马上就要结束了……只可惜控制灯光的工作人员提早亮灯了(我把这个猜想告诉Matt的时候他说如果拍成这样电影屏幕一定会被愤怒的爆米花砸碎吧)。

后来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在放映厅右前方示意观众从出口出去。我当时的第二个脑洞大开的反应是:这部电影设计精巧,结尾部分要去另一个特殊的放映厅看……可能那个放映厅有什么特别装置,比如座椅会动、周围会喷气之类的……结果又一次证明在这种突发状况面前,我警惕性非常不够、脑洞倒是开得很大!


(消防通道里)

Matt此事表现得比较紧张,一直在催促反应迟钝的我(我已经掉到我自己的脑洞里去了,和黑洞差不多)快点走。然后我们走进了狭窄的楼梯,Matt连连说我反应慢,细问之下才知道哦可能是火警了。因为Matt之前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经历过一次这种火警后大家全速撤离的事情。我们困在窄窄的、没有通风设施的楼道里,大家神情还是比较轻松自然的,也没有什么人拼了命地跑啊推啊挤啊,关键原因是大家没看到火也没闻到烟、这两个刺激物要是出现了的话,人群状态可能就不是这样了。

当时Matt跟我说这是火警,把我那两个想象出来的场景打碎后,我就处在一种“惊”中,啊,绝对不是惊慌失措、不是惊吓过度、一定要在这个字后面加一个东西的话,可能是“惊喜”吧……我当时脑洞又开了,就是之前蝙蝠侠上映,有一个电影院发生了枪击事件,现在这个导演又拍片子了,可能又得有人来捣乱,这下这事儿要上新闻啊!我站在了新闻的最前沿!(事实证明根本没人报道这件事……)接下去想的第二个念头是——电影没看完!得赔钱啊!

这个想法又被Matt狠狠批判了,说怎么可能赔钱咯,散场了我们就走吧。我说怎么能不赔钱呢!那我们不是被坑了嘛!坚持认为还会给我们补票再看的。不过鉴于Matt在美国时间比我久、有些在欧洲的小朋友会因为机场罢工而自担损失的事情来看,有可能资本主义国家真的就……



(等候的人群、消防车、警察)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我们才从楼梯里出去。到门外仔仔细细观察了这栋房子,也没见到一丝丝烟。Matt说恐怕是误报了吧。好多消防车和警车包围了这个地区。当然更多的还是像我一样有执念不肯走的观众们。他们包围在电影院大门的两侧。在Matt屡次劝我回去吧的时候,我说,你看这么多人还在门口等着,电影院肯定得有个交代吧?等这些人散了我们就回去吧。后来看到消防车撤走、人群依旧没有散去,我们就跑到那里去探听消息。虽然什么夜没听来,就看到有些人开始自觉排队了,我们就去排队。这是两条粗粗的队伍,大概排了1个小时左右,我们才进去大厅,可以退票(全额退款)、可以补买一张后面场次的票,我们选择了后者,毕竟还有大概最后五分之一的内容没看,以后还得从头看起好麻烦啊。结果最近的那场不是IMAX了,工作人员无比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那看普通场行不行呀?我再送你们两张电影票,以后可以来看别的电影呀。就这样我们赚了两张电影票。

由于电影从头开始放映,我们就去了另一个放映厅,先把《银河护卫队》看掉了,然后直接去窜到另一个厅继续看Interstellar。这个厅居然也正好是IMAX。

这样一折腾,我们大概在凌晨2点多才离开电影院,凌晨4点多才回到家里。其中还要感谢Uber,让我们从新泽西交通枢纽“厚薄啃”站出来后直接坐上了车直达家中。

以上经历我就两点总结:

1、消防通道哪里都很窄啊,如果真有火警,人群肯定惊慌、肯定要发生踩踏。我一直谨记娘的教导:一定要站着!不能软弱!

2、为什么美国常常遇到火警后就疏散的事情呢(我去年在匹兹堡的公寓楼遇到过一次),其实不是美国的火灾真的比中国多,也不是火警器比中国多。而是人们的意识。作为群众来说,我要看到了烟看到了火我才会紧张起来,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因此在大三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八点去图书馆,每天八点半左右那个火警器总会哇呜哇呜滴喊,没人理睬的好吗。大家只觉得“好吵啊,谁能把它去关掉?”当然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然后阿姨就会挨个检查楼层,如果没事儿就自己把火警器关掉。如果真的有火警,可能就会在发现后人工喊“着火啦着火啦!大家快逃啦!”这样吧。

所以国内流程应该是这样的:火警报响——工作人员检查——人员疏散 / 通知消防(因为当时图书馆里火警响了之后也没有消防来啊)。

但是在美国,流程可能是这样的:火警报响 / 通知消防——人员疏散——消防人员检查。

以上有两个不同,一是通知消防的时间。当时从匹兹堡的公寓里穿好衣服拿好证件下楼的时候,消防车刚好到了;而这次是出楼的时候,消防车早就已经在了。可见消防到达的速度非常及时;第二是人员疏散的时间,后者因为少了一个中间环节,一听到警报就立即进入逃跑模式,可以争取不少时间。

当然啦,这边的火警器都实在太灵敏了,Matt遇上的、我遇上的、这次遇上的,全都是虚报,就好像一次又一次的“狼来了”一样。不过从好的角度说,也是一次又一次的“演习”。下次我再遇到这情况,可能脑洞就不会这么乱开、警惕性也能更上一层楼吧。

11 Nov 2014
 
评论(2)
 
热度(1)
© 木寻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