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AB型
有只爱笑的猫
身在匹兹堡 心在魔都 的美帝留学生
爱甜食 爱巧克力口味 爱bubble tea
文艺又世俗
坐得住但水平低的程序媛
 
 

奶茶和手机

上个礼拜发了点小疯。被日子好好冲刷一下,又都回归正常了。

因为机票太贵的缘故,最后还是一切如旧,我一月回国。这段时间奥巴马似乎在移民政策上有了一些大动作。留学生们好像沸水里的黄豆扑扑跳,很兴奋。但是最后的结果其实和我们关系并不大。那些免于遣返的政策,是奥巴马要用来赚选票的,所以大部分笔墨都在这一部分。有很多学非STEM的同学听说OPT不论什么专业,都延长到48个月的消息简直欢腾起来了。后来听消息说似乎不是这样,基本延伸时间和扩展范围的对象,还是STEM专业的学生。所以还是赶紧转学理工科才是王道啊。

这次感恩节放假,放好久,连头带尾我要在纽约这边呆将近俩礼拜。不像之前每次都好像是来玩一样,这次脚步明显放慢了。而且我想把匹兹堡的房子租出去,现在开始把基地搬到Matt这里,上周四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托运箱,背上一个背包,手上一个提包,再加一个纸袋。最后到了新泽西,是坐Uber回去的。

每天都让Matt下班的时候拐个街角去Coco买奶茶给我。周五那天下班我特地还提醒了他,最后被他忘了。当时我都挺生气的。觉得他都不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和别人说一句话,立马都忘得精光。但是他也真是会哄人,立马巴巴地跟在我后面,帮我拿碗拿锅,然后搂着我肩膀说,明天去法拉盛!带你吃好吃的!奶茶管够!也就大概三五分钟,在他的猛力攻势下,完全不生气了。

女生生气,总是会上升到一个高度,比如他忘记买奶茶,我就会上升到“我的事情你都不放在心上”这类,我还会延伸到“我一整天也就这个指望啦,下面一个周末都喝不到啦”这样把自己的生气扩大。Matt妈妈好早以前告诉我,Matt的脾气其实挺大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相处的过程里,我反而觉得我“作”的、生气的次数,比他多。我一向觉得自己是平易近人、善解人意的,但是在他面前,还是时不时耍点小脾气小性子。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趁我还没发作起来第一时间就扼住!在最短时间里提出可行又诱人的解决方案。

简直很难说“不”啊!

昨天晚上我非要上中国App商店下载网易云音乐(美国App商店里没有,只能切换到中国店)。结果七搞八搞把他的账户都弄坏了,连不上商店了,后来还把他账户搞错了,输入了一个他以前的账号。反正各种混乱。要是这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可能我都要和他闹脾气了——“非要切换来切换去,现在弄坏了!”可是我在他身边捣鼓来捣鼓去,和他说完了,坏了,他也没有那么在意,说没事没事,我反正暂时也用不到。这种时候,我将心比心地想一想,都觉得他真是好脾气啊。

所以说到周六我们去了一趟法拉盛。

先去明都吃了早茶。然后在马路对过买巴黎贝甜。然后去新世界商城地下买满记甜品(其实是山寨的,这个叫美满记甜品,然后把美用另一种字体标在上面,然后下面用和满记甜品一样的格式字体写),再去Coco买了三杯奶茶,一起一杯接一杯喝;再走两条马路去买朱记锅贴里的韭菜锅贴和生煎。买完这些开车去长岛看看那里的房子怎么样。觉得还不错,我们去的是叫Long beach的地方,沿着海岸都是高高的公寓,面向着沙滩和大海。回城时去一个shopping mall里的Apple Store买了新手机。然后逛了Nordstrom和Bloomingdale's,什么收获都没有,可是现场明明就像被洗劫过一样,菲拉格慕的蝴蝶结鞋就在走道上躺着。

说到手机。我真的本来不想换的。我是真的嫌弃新的苹果手机两侧圆滚滚的,我还是喜欢4和5那种金属边的设计。但是,但是,但是,抓了几次Matt的6 plus之后,再握住我得iphone 5s,觉得好小啊!屏幕好小啊,机身好小啊,就像小朋友玩具一样。Matt换了新手机后,我说我不换,每个月还要加16刀。我觉得我得5s已经够用了,屏幕也够大了……哎。什么都不怕,就怕比较!一旦两代手机一起用,就没办法忽略那之间感受的鸿沟了。

所以我也换了。还是用起了圆咕隆咚的6 plus了……真的好大,手都合不住。

25 Nov 2014
 
评论(5)
© 木寻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