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AB型
有只爱笑的猫
身在匹兹堡 心在魔都 的美帝留学生
爱甜食 爱巧克力口味 爱bubble tea
文艺又世俗
坐得住但水平低的程序媛
 
 

来来往往

>>>

最近潜伏到几个北美商学院的新生群里。看着还没有踏上美利坚土地的小留学生们热情洋溢的兴奋满满的脸,讨论者体检、签证、机票、行李箱里要装朝天椒还有火锅料。我想着现在做的事,接触到的人,那些消褪了热情的、那些待够了这里、收拾着家当回国的留学生们。

回去一批,又来了一批。

那字里行间的气息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留学生和新移民的群落越来越大。你不经意加入了某个学校的新生群,里面的名字列表有满满三屏,几百个人。这些是今年秋季入学的新生们啊。还有那些春季的呢,还有往届的学生呢。一所学校里很多很多的中国留学生。而我知道,他们大多最后都会处理掉二手的家具,找一家便宜的海运,把冬天的大衣和书本放在船里漂流3个月寄回中国,而自己拖着两只大行李箱,两年或者三年后,就踏上归乡的路。

>>>

今天早上和老大还有一个仓库的同事一起吃的早饭。而我现在才知道,那个每天在仓库里搬箱子汗流浃背的男生,是河南大学的。与他一起在这里开辟着属于自己新生活的女友,是人大的——那所我高考除了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之外,唯一一所我没有达到录取分数线的大学。

这位男生卖过保险、当过导游,现在在仓库里面一卷一卷地给箱子缠上胶带,把一只一只几十磅重的纸箱摞在一起。他的女朋友人大没有毕业就转学去UCLA重读了本科,读了两年又转来NYU读完了本科。现在在家里面努力考出CPA的证书,接着就可以找一份会计相关的工作。

我觉得我像个象牙塔里刚刚走出来小朋友,我好像才刚刚窥探到一点这个社会长什么样子。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不是都像Matt一样顺利,从一个理工科大学转学到美国的州立大学毕了业,就穿上帅气西装,站在曼哈顿岛的中城区的摩天大楼下,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这天下都归于脚边。

我不是,我身边的大部分人也都不是。同济的机械学长,在阳光之州读完了博士,他的妻子无法工作,待产在家。他工作,顺便也做着这份兼职补贴家用。NYU管理学的硕士,毕业后却在我们这里的仓库做了好久的打包工。那天有个瘦弱的小伙子来面试,想要当客服,一问之下居然是哥大的博士。这些听起来那么亮晶晶的简历,却会飘到我们这样的小公司。

在Matt眼里,我也如上面所有人一样。他也一直在问,我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你怎么能一直在这里。

我想说这社会也许真的不好混。他的运气也许真的太好了。我本来以为这样的故事我听得越多,我就越会想给自己找很多的借口,留在这个原地。但是反而心里有了不甘心。

想变得像Matt一样,站在那里,而不是这里。


22 Jul 2015
 
评论(2)
 
热度(1)
© 木寻云 | Powered by LOFTER